134.大结局

我单手抚摸着平坦的小腹,眼眸中一片悲伤,“我不是个称职的妈妈。”

我抬眸,红着眼眶看着他,小心翼翼问道,“子彦,孩子四个多月已经成型了,你看孩子了吗?是男孩还是女孩呢?”

陈子彦抚摸着我的发顶,感受到我不可自抑的悲伤,下颌的线条崩的紧紧的,“这件事情我们再不提,你也不要多想,好好养好身体,我们还会有其他孩子的。”

他微凉的唇贴在我额头。

我眼角已经流出泪水,滴入我的发间和白色的枕套上,此时此刻我的悲伤没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这一夜我们互相拥抱着,谁也没有睡,但谁也没有说话,沉默是最好的语言。

第二天早上,梅姐炖了汤,带着早饭来医院,趁着吃饭的空档,我问陈子彦昨晚和芯一聊的怎么样呢?

陈子彦剥了个鸡蛋递给我,找纸巾擦了手,“她对我排斥的不多,但目前让她接受这个事实还有些困难,慢慢来,不急,时间还很长。”

我咬了口鸡蛋,点头,表示赞同。

吃完早饭,陈子彦去了天城,他前脚刚走,芯一就来了,她应该是故意躲着陈子彦的。我再没提起这件事情,她陪我一起说了会话,我看她精神不太好,就让她和赵姨回去休息,我叮嘱赵姨最近多关心下芯一,让她心里不要有负担。

我感觉有些累,可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,插上耳机,听了会怀孕的时候听的音乐,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这一觉睡了两个多小时,等我醒来,梅姐说陈天临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会了。

我洗了把脸,收拾精神些才出去,陈天临先是询问了我的身体状况,接着感谢我那天不顾自己怀孕,舍身救芯一。

我说,“陈董,我和芯一是自小一起长大的,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比血缘关系更深更浓厚,她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妹妹,是我的亲人,这点永远不会变的。”

陈天临说,“这点我很清楚。我认回芯一不代表让她脱离原来的生活,我老了,不过是希望惟一的女儿能认祖归宗,能够让我弥补二十多年的遗憾,就这么简单,我也不会打乱她原来的生活。”

我说,“陈董,想必您已经知道这件事是赵肖择做的,我怀疑他已经从林海的口中知道芯一真实身份,所以才会痛下杀手。眼下芯一认不认您,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,赵肖择才是重中之重,其余都是小事。”

陈天临面露阴狠,“当然,他想杀芯一,又间接害死了我的孙子,肯定不会让他逍遥法外。”

四天后,我出院回家,陈子彦提前告诉过梅姐,家里的婴儿用品都收拾干净,连婴儿房都锁了,就害怕我触景伤情。我没给自己悲春伤秋的机会,很快就打起精神,让陈子彦重点寻找林海的踪迹,他知道的事情应该很多,绝对不能让赵肖择手里又多了筹码。

我去医院探望了白良石,他仍旧沉沉睡着,我握着他的手,把最近发生的事情,不厌其烦详细地说了遍,擦干眼泪,和护工一起给他按摩身体。

刚按摩完,我换好衣服准备离开时,陈子彦打来电话,问我在哪里?我说来医院看看白良石,马上就要回去了。

他说,“那让司机送你去天香阁,看你最近胃口不太好,那里正好有新的菜式,我们去尝尝。”

在天香阁的门口,我碰到苏荷,她和天城几位高层,应该是在应酬,我们隔空点了下头,算作是打招呼。我刚坐下不久,陈子彦随后就到了,我说起在门口碰到苏荷的事,他倒了杯水放在我面前,淡淡说,“她现在接管了天城中苏氏的那部分,自然会有很多应酬参加。”

我夹了口牛腩,“赵肖择那边什么情况?”

陈子彦说,“他最近一心扑在临市的房地产项目上,打算借此来翻身的。”

我浅浅笑着,“临市的房地产?”

陈子彦也笑着,“对,临市的房地产。”

我们很有默契,再没有多说,但是彼此心知肚明。

第二天,我刚午休起来,和梅姐在花园里散步,佣人说陈宅的大陈太太来了,问我是见还是不见?

苏荷。

她来干什么?

我让佣人把她先请进客厅,我马上就来。苏荷看见我,第一眼就看我的肚子,说,“听说白太太流产了,看来传言没有错。”

我让佣人端来点心和水果,抚摸了下小腹,扬起嘴角,“那陈太太有没有听说,我流产是谁做的?”

苏荷姿态优雅地坐着,“不用想,肯定是赵肖择。前段时间我和子彦联手刚挫败他的阴谋,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这点我很了解他。但他从我们身上无处下手,只能见缝插针,把主意打到白太太身上了。”

我吃了块西瓜,“那陈太太有没有弄清楚您父亲视频的事情?”

苏荷冷笑。

我淡淡说,“这么多年,你们苏家为自己养了一匹豺狼呀!”

苏荷说,“人会变,但是永远不变的是野心。”

我说,“我有一件事情要问您,白良石的车祸是您和赵肖择一起设计的。”

苏荷抬眸,双手叫叠放在膝盖上,“接下来我要说的话没有任何为自己狡辩的意思。白董的车祸与我无关,是赵肖择一人设计的,我也是从谈梦那里知道的,等我知道为时已晚,车祸已经发生。”

“我虽然对白董做的很多事情表示不满,但是我从来没想过,要害人的姓名。”

她轻嗤,“大概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防备赵肖择的。他的变化越来越大,野心也是越来越大,我发现这个人膨胀到了目中无人的状态,我根本不敢相信,眼前的这个男人,还是四十多年前,初次来到我们家的那个腼腆的男孩。”

我很平静,神色淡泊如水,“您知道吗,这么多年,赵肖择和孙文振做了多少违法的事情,害了多少人,有多少个家庭为之承受苦果。”

苏荷笑着说,“所以我们目的相同。”

月底,赵肖择利用之前的人脉在临市成立一家房地产公司,即便他已经离开天城,可他仍然手握天城的股票,其名下仍有大量的物业和资产,在外人眼里,他依旧风光无限。

为了临市的房地产项目,他向招安银行贷款四个亿,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还有些惊讶,陈子彦是什么意思,怎么会让赵肖择贷款成功呢?等他晚上回来,我急不可耐问他这件事,他很淡然,“他以前的人脉关系还在,自然能贷到钱,这有什么问题。”

我急切,“如果真让他在房地产上翻身了,那怎么办?”

陈子彦含笑,看着面露急色的我,一把揽住我的肩膀,笑着说,“着急什么,不过就是四个亿,也不是什么大数字,放心。”

他很快把话题绕到其他事情上,我看他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,自然在不好多说什么。只是心中难免担忧。

过了半个月,我发现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,招安银行的行长因为财产题,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,他之前批示的贷款全部作废,也就是说赵肖择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这可把赵肖择急坏了,临市的房地产项目已经开工建设,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,这时候暂停贷款,可是大事。他立即辗转与北城和临市的不同银行之间,可是收效甚微,基本上都被回绝。工程不能停,情急之下,他只能卖掉自己名下的两栋别墅,对于一个大型项目而言,这只是杯水车薪。

此时,他想到了找人合伙开发,这个消息放出不久,就有人找上门主动寻求合作,正是临市有社团背景的付哥。付哥有权有钱,正在赵肖择心目中合作伙伴的不二人选,两人很快一拍即合,即将要停工的工程,又恢复了正常建设。

我听到雷浩汇报的消息中提及到付哥这个人,觉得很熟悉,突然想起前年陈子彦带我去临市见过的那个刀疤男人,他正是付哥。

我心中了然,什么都没做,静静等着。

果不其然,两月后,房地产项目被人举报,说是有人借此在洗黑钱,有关单位立即成立工作组调查,事情还没调查清楚,房地产项目接连出了问题,土地使用资质不合适,又是设计规划有问题,涉嫌虚假宣传,以及欺骗消费者的嫌疑。

赵肖择先一步得到消息,直接逃跑,临市和北城的警方联合抓捕了半个月,仍没有消息,这个人一夜之间仿佛消失了一般。

这样反而令我更加不安,陈子彦将赵姨和芯一直接带到江北路,加大了保镖人手,24小时监控,一定要保证江北路的安全。我让雷浩一定要保证白良石的安危,绝不能让赵肖择钻空子。

之后的一段时间,陈子彦很忙,基本都是早出晚归,我和芯一在家,看看电视,说说话,有时候陈天临也会过来,每次他来,芯一要么上楼回房间,要么呆坐在一旁就是不说话,这让我有些尴尬,私下告诉芯一要有礼貌,可芯一就是不听,我也没办法。

陈天临倒是不在意芯一的表现,笑容和蔼,他说想带芯一去国外做腿部复健,我没答应,说还是要问过芯一的意见。

晚上,陈子彦回来,我和芯一在看电视,她抱着一大袋薯片吃着,看见陈子彦把袋子伸过去,笑着说,“姐夫,你吃不吃薯片?黄瓜味的。”

她没有改口,仍然叫的是姐夫。

陈子彦脱下外套,笑着摇头说不用,我问他吃过了吗?他点头,揉了揉眉心,就去房间洗澡。洗完澡,又去书房处理公司的事,我端了咖啡和点心上去,他合住文件,端了咖啡慢慢喝着,说,“林海有消息了。”

我顿时来了精神,坐端身子,“什么消息?”

陈子彦说,“他好像被赵肖择囚禁在一处隐蔽的庄园中,具体位置暂时还不清楚,肖诚那边正在调查。”

我问他,“赵肖择还是没消息吗?”

陈子彦说,“从前我真是没发现这个人的反侦察能力这么强。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。”

我说,“只要找到林海,赵肖择也无处可躲。”

我让雷浩那边也在暗处调查林海的消息,根本没记起油田的事情。

这天,我吃完午饭,芯一去房间画画,我吃的有点多,就在花园里散步,突然放在藤椅上的手机响了,可我却一阵迷糊,还没接通手机,只看到雷浩的名字时,就已经失去意识。

等我醒来时,被束缚着双手双脚,周围一片黑暗,我什么也看不清,我滚动喉咙,不由自主的恐慌,嘴里支吾叫着,突然一束光亮,我忙闭上眼睛,一会才睁开,眼前站的人,穿着黑色登山服,戴着黑色鸭舌帽,正是消失许久的赵肖择。

他笑容阴狠,声音沉闷,“白太太,许久不见了。”

我被粘着嘴巴,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能看着他。他蹲下身子,撕开胶带,笑着说,“白太太,陈子彦和苏荷联手要我的命,你说我该怎么办?是用你那一命换一命呢?还是你陪我一起送死呢?这是一个选择题,白太太会选哪个呢?”

我没说话。

他勾唇笑着,眼角的皱纹加深了他的狠厉,“不说话?听说陈子彦把你宝贝的紧,那我就帮你试试他的真心,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爱你。所以我已经帮你做好了选择。”

我紧抿着唇,闻着他身上刺鼻的烟味,良久才道,“林叔叔在哪里?”

他深深吸了口烟,“他是个有骨气的男人,可他那孩子可是个软柿子,把他父亲出卖的一干二净。”

“林叔叔死了吗?”

他刚要说话,只见从门外进来一个男人,趴在他耳边说了什么,他冷哼声,满是不屑的睨了我一眼,对男人说了句话,转身离开,而男子对着我不知道喷了什么,我昏了过去。

第四天,男人找来假发和一身衣服套在我身上,又往我嘴里塞了几块面包,就推我上了一辆普通的小轿车。我不知道驶向何处,但我心中清楚,应该是赵肖择要和陈子彦谈判了。

相反,我的心始终悬在半空中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。

男人带我去了高架桥边,等到了地方,他给赵肖择打电话,很快我就看见,陈子彦带着墨镜,手拿一个文件夹出现在桥的另一边。他朝四周张望着,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,从另一边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,不是赵肖择,他和陈子彦说着什么,紧接着车里男人的手机响了,他说了一句,就放在我耳边。

那边传来陈子彦沉稳的声音,“慕一,被害怕,我在。”

我嘴巴被胶带粘着,只能支吾喊了几声,男人马上移开手机。之后不知道为何赵肖择变更了交易地点,男人又把车开到高架桥下,而陈子彦去了哪里我根本不知道,就在我焦急的等待中,突然从不远处传来几声枪声,刚还没停,就连着又是几声,我立即瞪大双眼,往窗外看去。

男人掏出枪,把我拖出车,枪盯着我的额头,往不远处的斜坡走去,美哦组多远,我就看见肖诚带着几个人从另一边跑过来,男人不管不顾,对着肖诚就连开几枪,而肖诚估计我的安危,根本不敢乱开枪。

倏地,从高架桥上射出子弹,正中男人的小腿,我抬眸一看,是陈子彦和几个警察,警察大喊着让男人赶紧放开我。男人看了眼警察,将我用力推出去,这里正好是一个下滑的斜坡,而我又摔倒,即刻就滚了下去。

我听见陈子彦大声的呼喊,看见一辆来不及刹车的卡车,周围所有的一切即刻静了下来。

然后我陷入沉睡中,那不是沉睡,应该说是前半生的回忆,从我出生牙牙学语,一直到我成长长大,那一幕一幕清晰而真实。甚至还有爸爸妈妈,他们依旧是年轻时候的样子,妈妈动作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脸蛋,问我累不累?

我说很累很累,要和他们在一起,让他们千万不要再丢下我,我们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。

妈妈和蔼可亲地笑着,朝我伸出手,“慕一,爸爸妈妈来接你。”

我不顾一切朝爸妈飞奔过去,突然他们消失不见,我急的在原地转圈,大声喊着爸爸妈妈,可是没人理会我。

我哭累了,找累了,闭上了眼睛。

而现实中的我,却突然缓缓睁开眼睛,我的床边站着很多人,身上好像插这各种各样的管子,萦绕在耳边的是络绎不绝的哭泣声。

芯一猛地扑上来紧紧抱住我的身体,嚎啕大哭,“姐姐,你终于醒了,终于醒了,刚才医生说你快要死了……”

而我的目光径直看着一动不动的陈子彦,他就这样静静看着我,一向冷静自持的神色中多了几分脆弱。

对,是脆弱。

那是我从未在他身上感觉到的东西。

半个月之后,我的身体在慢慢恢复,但是卡车从我的腿上碾过去,膝盖粉碎性骨折,我需要接受好几次手术才能恢复,至于手术效果如何,谁也不敢保证。

梅姐送来午饭,陈子彦把汤舀在小碗里,小心喂我喝着,喝完汤,他推我去花园里散步,他问我喜欢这些花吗?又说了好几句话,可我面无表情,好像根本没有听见,自从我苏醒之后,没说过一句话,好像失去了语言功能。

连医生都说不清楚,只说可能是心理作用,需要慢慢恢复。

没有我的回应,陈子彦也不恼,自顾的说着。回到病房后,他抱我上床,替我拢好被子,刚准备放音乐的时候,我突然开口,“子彦,你是故意让赵肖择抓走我的对不对?”

很长时间没说话,我的声音很涩,很难听。

而陈子彦的动作一顿,放下手机,转身凝视着我,“你心理没任何问题,就是不想说话对不对?”

我没接话,“那边孙飞飞被绑架,也是你故意找人引诱芯一和周源做得,对不对?”

“也就是说,芯一的腿会落下今日的后遗症都是因为你,要不是你设计她,她就不会进监狱,更不会被孙文振害的摔伤腿。”

“是你,害了自己的亲妹妹,你是罪魁祸首。”

最后一句话,我说的云淡风轻。

陈子彦没移开视线,继续看着我,“赵肖择设计了林海的儿子林东,拿到了林海手里的那两块油田,准备跑路。而那两块油田完全可以让他翻身,他藏的很深,没有一点消息,我迫于无奈,不得不用你引出他,我不能看着他离开北城。”


有好东西当然要一起分享啦,我怎么可能会吃独食呢!23书包,本站网址是【www.23shubao.cn】,在此谢谢了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